我们真的能公平待人吗?

                    其实我们都有潜意识的内隐偏见

  艾柏哈特博士在史丹佛大学专攻社会心理、文化暗示所造成的内隐偏见

你不一定是个种族主义者,但你绝对深受偏见影响;因此本书亦试图对日渐两极的辩论提出新解套。

   作者常与犯罪学、人类学、社会学专家进行跨领域研究,并试图与刑罚部门、法院合作,调整政策以突破规训与惩罚的偏见困境。艾柏哈特博士最知名的实验结果显示,即便受过专业训练,国中小学老师仍然倾向将黑人学生打上「爱找麻烦」的标签;当他们与白人学生犯了一样的错,老师对黑人学生的处罚会偏重。运用数据交叉比对,谋杀案的嫌犯为黑人而受害者为白人时,嫌犯被判死刑的机率也会提高。 这些种族偏见的心理暗示不仅存在於法院,在日常生活里也随时可见。

    艾柏哈特博士相信教育的力量可以让我们超越偏见,让社会更具同理心、公平和正义。

" /> YLib 远流博识网 - 远流网路书店 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yabo sports,亚博开户注册

首页 > 心理?健康 > 书籍介绍

分类 > 心理?健康

关键字:偏见 / 内隐偏见 / 潜意识偏见 / 偏见心理

A3356

偏见的力量:破解内隐偏见,消弭歧视心态

BIASED

定价:350元

优惠价:79277(红利10点+267元)

远流俱乐部选书额度:1?什麽是远流俱乐部

??

产品规格

装订:平装
类别:社会科学类
国图分类号:546.52
页数:368页
重量:485公克
ISBN:9789573286240
EAN:9789573286240


内容简介

?

?????????????????????????

????????????????? 我们真的能公平待人吗?

??????????????????? 其实我们都有潜意识的内隐偏见

? 艾柏哈特博士在史丹佛大学专攻社会心理、文化暗示所造成的内隐偏见

你不一定是个种族主义者,但你绝对深受偏见影响;因此本书亦试图对日渐两极的辩论提出新解套。

?? 作者常与犯罪学、人类学、社会学专家进行跨领域研究,并试图与刑罚部门、法院合作,调整政策以突破规训与惩罚的偏见困境。艾柏哈特博士最知名的实验结果显示,即便受过专业训练,国中小学老师仍然倾向将黑人学生打上「爱找麻烦」的标签;当他们与白人学生犯了一样的错,老师对黑人学生的处罚会偏重。运用数据交叉比对,谋杀案的嫌犯为黑人而受害者为白人时,嫌犯被判死刑的机率也会提高。 这些种族偏见的心理暗示不仅存在於法院,在日常生活里也随时可见。

...more

??? 艾柏哈特博士相信教育的力量可以让我们超越偏见,让社会更具同理心、公平和正义。


各界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专文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谢文彦|中央警察大学(犯罪防治学系)专任副教授、犯罪学学会副理事长、警察学学会理事

?

诚挚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Miru|一本书店

张正|灿烂时光东南亚书店创办人

黄益中|高中公民教师、《思辨》作者

谢哲青|作家、节目主持人



作、译者介绍

作者

珍妮佛.艾柏哈特 Jennifer Eberhardt

? 艾柏哈特博士在史丹佛大学专攻社会心理、文化暗示所造成的内隐偏见

? 她常与犯罪学、人类学、社会学专家进行跨领域研究,并试图与刑罚部门、法院合作,调整政策以突破规训与惩罚的偏见困境,史丹佛大学的社会心理解答网?SPARQ?(Social Psychological Answers to Real-World Questions) 正是其计画之一。

译者

丁凡

 留美遗传学硕士,由分子生物研究转战教育界,长期关心学习障碍与另类教育,曾任台北市学习障碍者家长协会理事长、儿童教育实验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种籽学苑校长。

目前是自由文化工作者,同时学习、创作、写作、翻译、演讲、教课,对戏剧及绘画独具兴趣。

翻译作品有《QI教养,启动幼儿大脑》、《分心不是我的错》、《分心也有好成绩》、《孩子,你的敏感我都懂》、《我的天才噩梦》、《因才施教》、《瑟谷传奇》、《如果男人有月经》和《你是我一生的愿望》﹔着作《小孩万岁》、《留级生教授》等书。


目录

目? 录

? Contents

?

出版缘起

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文?????? 偏见与执法 ????谢文彦

?

前言

第一部份?? 眼睛所见

????????? 第一章:看见彼此

????????? 第二章:培养偏见

?

第二部份? 我们在何处找到自己

????????? 第三章:坏家伙

????????? 第四章:男性黑人

????????? 第五章:自由的心灵如何思考

????????? 第六章:恐怖的怪物

?

第三部份? 出路

????????? 第七章:家庭温暖

????????? 第八章:严厉的教训

????????? 第九章:更高阶的学习

????????? 第十章:底线

?

结论

致谢



序文、前言

自序

?

 

前言

我走了进来,穿过一整片蓝色制服。大厅里塞满了人,一百三十二位奥克兰(Oakland)警官动都不动地坐着,姿势完全正确:背部挺直,双臂交叉。我经过通道,走向舞台。我无法看到他们的脸,但我已经知道他们在想些什麽。

??????? 通往这次演讲的路特别漫长。警方刚刚才发生重大丑闻,社区长期充满了不信任感。一切正在慢慢复原之中。我正在帮一份长达两年的报告收尾,即将公开发表——奥克兰警方广泛违背公民人权,中央政府介入调查,而我的报告是中央政府要求的必要程序中的最後一步了——我不希望我们的研究结果让警方觉得受到突袭。社区里有许多人要求废除种族剖析(racial profiling)。他们要求公平的对待。他们要求正义。很多警官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执行正义——有时牺牲还很大。我想要协助警官了解,即便他们拥有高尚的动机,也刻意做了努力,内在偏见还是能够不知不觉地影响一个人的决定。

??????? 记者对我施加压力,要我在公布报告之前,谈论我们的调查结果,但是我不能这样做。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我希望警方能够先有准备,愿意和我们的团队合作,对於我们的报告提出的任何问题,先研究出对策再说。

??????? 我非常累——精疲力竭——好几个月来,我忽视了我的教学、我的丈夫和我们的三个儿子,无休无止地做这项研究。当我经过走道时,可以感觉到大厅中的寒意。

??????? 我走到了舞台。虽然不像我平常在史丹佛大学教书用的设备那麽现代或高科技——木板墙面,一排一排铺了红色坐垫的的金属椅子——但是这个大厅看起来很熟悉。我望向台下听众,试图从他们脸上找到一丝连结。我发现每一张脸都面无表情,眼神保持距离。每一位警官都穿着烫得笔挺的乾净制服,里面还穿了防弹背心。腰间的宽腰带上挂着他们的重要工具:手铐、电击棒、胡椒喷雾、手枪。警官们看起来随时待命,但是好像完全不想跟我有任何接触。

??????? 这是我在工作上,第一次面对一群有敌意的人。没有人发出嘘声或喊叫。没有任何抱怨——就只是一片顽强而严厉的静默,比任何话语更为有力。我试着说几句笑话。没有任何反应。我带着他们玩「要不要开枪」的互动游戏。通常,观众都非常喜欢这个游戏。这次,没有人有任何反应。我播放了几段通常会引起观众爆笑的影片。仍然没有反应。

??????? 最後,我注意到了大队长里诺.阿姆斯壮(LeRonne Armstrong)。我以前跟他合作过,我们一起训练警官,以改善警方和社区的关系。我知道他理解这个演讲想要对警方传达的讯息有多麽重要。看到他的脸,让我感到放心。但是後来我发现他的表情是在为我担心。他环顾四周,露出我在舞台上试图掩饰的担忧。我看到他在椅子里不自在地动来动去。我心想,如果我没有把握好好完成第一场演讲,我接下来要如何对其他警方单位再发表十次演讲?

??????? 最後,我停了下来,不再照着讲稿进行,不再播放任何数据、影像、笑话和电影片段。我决定放弃讲稿,分享一个我个人的故事。

??????? 我谈到数年前,我的儿子艾佛瑞(Everett)和我在飞机上。他那时五岁,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一切。他转头看到一位黑人。他说:「嘿,那个人看起来像爹地。」我看着那个人。其实一点也不像爹地——完全不像。我四处张望,想看到艾佛瑞说的是谁。但是飞机上只有这一位乘客是黑人。

??????? 实在是很讽刺:一位研究种族的专家,必须对她自己的黑小孩解释,不是所有的黑人都长一个样。我停顿了一下,想到了孩子看世界的方式和成人不同。或许艾佛瑞看到了什麽被我忽视的元素。我决定再仔细看一下。

??????? 身高,不像。他比我丈夫矮了十公分左右。我研究他的脸,五官都不一样。我看他的肤色,也不像。然後我看他的头发。这个人有着一头长长的辫子,艾佛瑞的爸爸是秃头。

??????? 我转头看我的儿子,正打算跟他说教,就像我在班上教训缺乏观察力的学生一样。我还没开口呢,艾佛瑞抬头看我,说:「我希望他不会劫机。」

??????? 或许我听错了。「你刚刚说什麽?」我问他,一心希望我听错了。他又说了一遍。这个大眼睛男孩试图理解世界,用着他无辜、甜美的声音说:「我希望他不会劫机。」

??????? 我快要生气了。「你为什麽这麽说?」我试着用最温和的声音说:「你知道爹地不会劫机啊。」

??????? 他说:「是啊,我知道。」

??????? 「那你为什麽那样说?」这次,我的声音降了八度,变得严厉了。

??????? 艾佛瑞抬头看我,面容哀伤,严肃地说:「我不知道我为什麽那样说。我不知道我为什麽那样。」

??????? 光是回想这个故事,我就感觉到当时我有多麽痛苦。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大厅里的观众,我看到大家的表情都变了,眼神变温和了。他们不再是穿着制服的警官,我也不再是大学的专家。我们都是家长,无法保护我们的孩子,让他们不要接触这个疯狂而可怕的世界。世界深刻地、隐微地、无意识地影响着孩子们,他们——以及我们——不知道为什麽我们会这样或那样想。

??????? 我的心情沉重,继续说:「我们生活在如此严重的种族歧视之中,即便是一个五岁男孩都可以告诉我们,他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情。即便没有敌意——没有仇恨——黑人与犯罪的联想都渗入了我五岁大的儿子心中,渗入了所有的孩子以及我们所有人的心中。」

...more

??????? 我结束演讲,邀请大家提出问题,或分享他们自己的故事。事前就有人告诉我,不会有人开口的。果然。但是等到大家都离开之後,有一位警官留了下来。他走近舞台,我也走下舞台迎向他。警官跟我说:「你跟你的儿子在飞机上的故事,让我想到我在街上的一个经验。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件事了。」

??????? 「那一天,我便衣出巡。我远远看到一个人,看起来不太对劲。这个人看起来很像我——你知道的嘛,黑人,一样的身材,一样的身高。他胡子很乱,头发也很乱,衣服有破洞,看起来就是一副要做坏事的样子。他开始往我这里走来,当他越来越接近时,我觉得他身上有枪。我心想,这家伙不对劲这家伙有事

??????? 这家伙正在走下山坡,靠近一栋很棒的办公大楼,有整面玻璃墙的那种办公大楼。他走过来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身上有枪,而且很危险。

??????? 我走近大楼时,有一瞬间看不到她。我开始惊惶。忽然,我又看到他了,但是这时他在大楼里面。我可以透过玻璃,清楚地看到他。他在建筑里面走着——跟我一样的方向、一样的步伐速度。

??????? 不对劲。我加快脚步,可以看到他也加快了脚步。最後,我决定突然停下来,转身面对这家伙。」

??????? 「他也停了下来,我面对面看着他。」警官对我说:「我看着他的眼睛,非常惊讶。我这才明白,我其实正在凝视着自己。我害怕的那个人竟然是我自己。我在镜面墙上看到的是我自己。整个过程里,我都是在跟踪自己。我在剖析自己。」

??????? 故事一个一个地冒出来。每次演讲,总是有人来告诉我一个故事——这些故事不但让我更了解警方与社区的关系,也更了解人类的困境。

??????? 这本书就是要检视「内隐偏见」(implicit bias)——我们有何偏见、偏见如何产生、如何影响我们、我们能够如何面对。「内在偏见」不是要用一种新的方式说某个人是种族歧视者。事实上,你根本不需要有种族歧视,就会受到内在偏见的影响了。内在偏见是一种曲光镜,由我们大脑的结构与社会的不平等造成。

??????? 对於种族,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是思想最开放的人也是。这些想法能够影响我们的认知、注意力、记忆和行为——我们有意识的觉知或刻意的动机都无法改变这项事实。我们对於种族的想法受到刻板印象的影响,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这些刻板印象。美国社会最强的刻板印象之一,就是黑人与犯罪之间的联结。

??????? 根据刻板印象形成的联想非常强而有力。只要有黑人脸孔在场,即便只是出现了一下下,我们其实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张脸,都会让我们更快地看到武器,或是想像现场并不存在的武器。只要想到暴力犯罪,我们就会把视线从白人面孔挪到黑人面孔上。虽然肤色黝黑本身不是一种罪刑,但是当黑人犯罪时,如果他的脸孔有比较强烈的黑人特徵,陪审团会比较容易做出死刑的决定,尤其当受害者是白人的时候。

??????? 从幼儿园退学,到公司领导地位,处处可见偏见可能导致种族不平等。种族不平等则反过来再度加深偏见。例如,知道绝大多数的暴力犯罪者都是年轻黑人男子,会加深对黑人整个种族的偏见。这个偏见将在各个层面上影响我们对黑人的看法——无论是坐在教室或是咖啡厅里,无论是是领导一间大公司或是努力扑灭加州野火,都有刻板印象的阴影。

??????? 本书里,我会让各位看到,在我们的生活中,种族偏见如何以各种令人惊讶的方式影响我们的决定,不管是购屋、雇用员工、对待邻居都是。偏见不限於生活的某个层面。偏见不限於某种专业、某个种族、某个国家,也不限於某一种刻板印象的联想。本书内容主要是我对「黑人与犯罪的联想」的研究,但这不是唯一值得深究的联想,黑人也不是唯一受到影响的族群。在犯罪司法的范畴里,无论我们属於哪个社会族群,或是我们对哪个族群有偏见,研究内在偏见都可以更宽广地教导我们,我们是谁、我们的经验真相、我们能够成为怎样的人。

??????? 人们可以在各种特质上带有偏见——肤色、年纪、体重、族裔、口音、残障、身高、性别。我谈论的主要是种族偏见,尤其是黑人和白人的族群,因为这个主题在研究偏见的学术圈里研究得最多,也因为黑人和白人之间的种族互动非常戏剧性,对社会有强大的影响力,并且已经存在很久了。在美国,几世纪以来,黑白之间的紧张甚至影响了我们如何看待其他族裔。

??????? 我们需要看看镜子,才能面对内隐偏见。要了解内在种族偏见对我们的影响,我们必须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就像那位便衣警察发现自己一直在跟踪自己时,看着他自己的眼睛那样——才能真正看到刻板印象和潜意识的联想如何形塑我们的现实。一旦承认了恐惧与偏见的曲光镜的存在,我们就更能看清楚彼此。我们将能更进一步,清楚看到偏见带给社会的伤害与破坏。

??????? 我们的演化历程和当前文化,致使我们无法摆脱偏见的控制。改变需要我们用开放的心胸注意这个议题,这是我们都做得到的。无论是我们想要改变自己,或是改变生活、工作和学习的环境,我们都可以从很多成功的做法中学习,也可以藉由一些新的思维建构新的态度。

??????? 本书呈现的是我的旅程——我发现的现象、我听过的故事、我遇到的挣扎、我获得的鼓励以及成功。我邀请各位一起来经历这个过程。

?


导读、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

偏见与执法

谢文彦

?

在学习的过程中,知觉系统人们帮助我们对人事物作分类,大脑过滤掉某些我们自认为较无相关的讯息,以便能作更快速的决策判断;但此种分类机制常使我们在缺乏充分事实依据之下便下定论,造成对某特定团体成员持有某种否定性的偏见与刻板印象,且透过学习毫不质疑让偏见世代相传。?

珍妮佛.艾柏哈特(Jennifer L. Eberhardt)这本《偏见的力量》中指出,种族偏见的心理暗示在日常生活里也随时可见,即便受过专业训练,国中小学老师仍然倾向将黑人学生打上「爱找麻烦」的标签;当他们与白人学生犯了一样的错,老师对黑人学生的处罚会偏重。

而本书所论述「种族偏见是如何影响执法人员」的内容最吸引我的兴趣,任教於警察大学逾三十五年的经验,让我深感公正执法是最重要的警察伦理议题,警察人员(其实应包括所有刑事司去体系的相关人员,包括警察、检察、法官与犯罪矫正人员)不仅应该思考其执勤如何不受党派、政治、及其他不当干预的影响,更应经常检视自己内在是否对其对象存有性别、年龄、社经地位、外表打扮等持有各种内在偏见,以致造成执法不公或侵犯人权之现象。

在犯罪问题的研究上,种族一直是重要的研究变项,例如渥夫干(Marvin Wolfgang)与其同僚在一九七二年的「世代少年偏差行为」研究中发现,在二九O二位非白人之研究对象中,有50.24%曾有与警察接触的纪录,相对的,在七O四三位白人之研究对象中,却只有28.64%与警察有过接触。该项研究第一项结论指出,种族(尤其是黑人)是影响少年偏差行为最重要的变项,甚至是决定其犯罪生涯最主要的因素。然而这项研究结果不但无法厘清其间的因果关系,反而让人们对黑人与犯罪二者间产生更紧密的联结。正如珍妮佛.艾柏哈特在本书中所述:「只要想到暴力犯罪,我们就会把视线从白人面孔挪到黑人面孔上」。这种对黑人与犯罪高关联的刻板化印象很可能影响到执法人员的认知与判断。Eberhard曾检视警察交通盘查中与民众所使用的语言是否有种族对待的差异,结果显示,当警察与黑人驾驶说话时,较缺乏尊重、较不礼貌、较不友善。此外,黑人比白人更容易被警察搜身,警察也比较容易对黑人使用肢体力量,这种偏见也易让警察误判嫌疑犯的行为,误认嫌疑犯持有枪枝,并让警察易对嫌疑犯开枪。

台湾八万多个警察人员经常面临超荷负担的工作压力,除了维持交通秩序外,其在对抗犯罪时,常疲於奔命却不易得到支持,也可能因而容易感到挫折与愤怒而形成过度使用身体力量之情形。警察人员必须随时提高警觉以便能应付各种危急,这也容易产生身心疲惫与紧急事件之情况误判。其所处理的各种犯罪案件与悲惨情境也让他们容易产生愤世嫉俗的心态,让他们的视野越来越狭窄。

我很认同 Eberhardt 所述,纠正这些偏见的方法之一,不仅是利用偏见训练或其他方式,更要试图了解哪些做法或政策可能会加剧这种不平等,例如为减少目击者的错误识别。Eberhardt在本书中也提醒警察人员需常作偏见的自我检视(看看镜子),才能看到自己的内在偏见及这些偏见如何影响我们的判断与行决策。

而在台湾的警察人员与各种刑事司法人员虽未能直接获得其训练,却可透过阅读本书在办识、理解与面对内在的各种可能的偏见上获得启示。因此,我乐於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本书给各司法、警察教育机构及现职执法人员阅读,藉此来提高执法人员的服务品质,并改善其与社区之间的关系。

?谢文彦

现任:中央警察大学(犯罪防治学系)专任副教授

? (犯罪学学会副理事长、警察学学会理事)

曾任:中央警察大学犯罪防治学系主任暨犯罪防治研究所所长

??? ? 中央警察大学推广教育训练中心主任

??? ? 学历:中央警察大学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

学术专长:暴力犯罪(尤其杀人犯罪研究)、犯罪心理学、少年犯罪与辅导、各犯罪类型研究

?***

「不知觉常常是偏见发出的错误行为。」???? Miru|一本书店

***?

「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避免以一个人『先天』的性质作为分类标准。试着修正自己的偏见,才能看到完整的世界。」

? 张正|灿烂时光东南亚书店创办人

?


精彩试阅

李普曼了解刻板印象的角色和影响。他在一九二二年出版的《公众舆论》(Public Opinion)一书中说:「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不是先看到,再下定义。我们都是先下定义,再看到。」以及「在外界吵杂的混乱中,我们选出文化已经帮我们下了定义的事物,然後我们会用社会的刻板印象来理解一切。」

他的工作让他很担忧,如果人们看到的资讯不符合他们已经相信的事物,刻板印象让他们盲目,就可能做出冲动、非逻辑的公民选择和政治选择。这正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

今日的心理学家将此现象称为「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或称确认偏差)。大家会找出并注意合乎他们信念的资讯。即使我们已经看到有信用、看起来无可否认的相反事实时,我们还是比较信赖符合我们成见的资讯,对这些资讯的态度比较不严格。我们一旦发展出事情如何运作的理论,就很难打破框架。

确认偏误是允许不正确信念传播与存在的机制。现代社会有各种管道,为你相信的任何信念提供确认。在二十一世纪,我们能够经由网路取得比以往更多的资讯。这些资讯有各种不同的角度,提供给有共同信念的人看。资讯的隔离让人看不到令人不舒服、不方便、不适合的资讯,只看到与我们已经相信的信念一致的资讯,因此我们都可能接收到支持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的「假新闻」。

***

刻板印象无需解释,就可以被理解或复制。一次感恩节,我才六岁的大儿子艾比提醒了我这一点。我忙着准备烤火鸡,正在涂抹酱汁和香料,而他坐在厨房的餐桌旁。忽然,他毫无预警地说:「妈咪,你觉得大家认为黑人和白人不一样吗?」我吓了一跳,问他为什麽会问我这个。「喔,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好像不同。」我鼓励他继续说:「你的意思是什麽?」他皱着眉头,好像在努力思考。最後他说:「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不一样。好像大家看黑人的时候,比较特别。」

我请他举例。他安静坐着,陷入思考。他想起最近去购物中心的一件事:「你记得那天我们在超市吗?」他的音调从没把握和迟疑变成热心和有自信:「我记得有一个黑人走进来,好像他四周有一层隐形的力量。」儿子那时正在迷《星际大战》,「他走进来的时候,大家会离他远一点,好像不想太靠近他。我记得他排队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那条队伍都是最短的。」

我问:「你觉得是怎麽一回事?」我希望我的声音足够平稳沈静。我鼓起勇气,准备迎接即将听到的话。他又皱眉了,他的自信似乎消失了。但是他继续思考。几分钟之後,他的眼睛变大,转头看我。我正在把火鸡放进烤箱,他用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低沈嗓音说:「我觉得是恐惧。」我吓了一大跳,我的手一震,被烤箱架子烫伤了。

小学一年级的孩子怎麽会懂?我们从未讨论过这种事。我不觉得他在电视上听过或看过。对话让我更加相信,孩子真的非常擅长解读日常生活中,世界给他们的诸多讯息,包括在家里、学校、游乐场和超市。

***

成人影响儿童观点的力量主要落在父母身上。一点也不意外地,研究确认有偏见的父母会养出有偏见的孩子。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在美国中西部小城里,针对一群大部分是白人的父母测量偏见程度。参与者回答一份问卷,看看他们是否同意「对大部分美国人而言,非裔美国人都具有肢体威胁」或「非裔美国人从这个国家获得太多了,他们不值得」。然後要求参与者正在念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完成另一份问卷,看他们是否认同父母的观点。最後,研究者在学校电脑教室让这些孩子完成内隐连结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 IAT)。

在这个研究里,研究者发现,家长在填写问卷时,对黑人越有偏见,孩子在做内隐连结测验时,对黑人的偏见就越强。但是这个结果只适用於比较认同父母的儿童——他们表示自己经常服从父母的指令、长大想要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希望父母为他们感到骄傲、喜欢花时间和父母相处。结果显示,他们的父母不但和孩子分享时间、爱和资源,也分享父母脑子里的偏见。

***

这个早晨,大家都在讨论刚刚出现在媒体上的影片,奥克拉荷马州土沙镇(Tulsa),一位没有武装的黑人被警方射死——两年来已经发生了一连串众所注目的射击案,这是最新的事件。影片中,托伦斯.克尔却(Terence Curtcher)高举双手,慢慢走着,後面跟着一群警察。一会儿之後,有人开枪,克尔却倒在地上。

二〇一六年,美国几乎有一千人被警方杀死。其他个案也激起民众愤怒,但是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托伦斯.克尔却死前两个月,费兰多.卡斯提尔(Philando Castile)在明尼苏达州被杀。当时他正在开车,被警察拦了下来。他很有礼貌地告诉警察,他合法持有枪枝,而警察射杀了他。枪击发生之後,卡斯提尔的女朋友旋即开启直播,同时她的四岁女儿也目击了一切。超过三百万人在社群媒体上看着卡斯提尔坐在驾驶座,流血致死。近距离开了七枪的警察则情绪崩溃。

压力越来越大,社区领袖和执法人员都开始找我和全国其他专家指导。每次发生了引起公众注意的枪击事件,影片释出後,我都要努力安抚自己的无力感。我担心(我现在还是担心)大家过度信赖这些训练。训练可以教育警方,但是无法消除那股让警察容易出事、让社区紧张的力量。

多年来,我一直在对社区团体演讲,我可以感觉到情势越来越急迫,关於警方枪击的议题,氛围正在改变。我现在必须勇敢面对站起身的母亲,她们流着泪乞求,问我:「我们能够做什麽,才能让我们的儿子安全?」

我从不确定该如何回应大家提出来的问题,我试着用事实和统计数字回答: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警方勤务不会用到暴力,更不会用到致命武器。

但是,最终,我还是要以母亲的身分回答。我有三个儿子,我也会恐惧。很难告诉别人不要担心。不成比例地,黑人经常被警察拦下来盘查,也比较容易被暴力对待。我知道社会如何看待我们的儿子,而这将会影响警察如何看待和对待他们。

***

死刑案中,赌注很高,种族就是正义之秤上面加上的那根拇指。几十年的研究显示,谋杀白人的人比谋杀黑人的人更容易得到死刑判决——即使考虑过可能影响判决的非种族因素之後也是如此。

在一项重要的研究,也是截至目前最完整的研究中,犯罪学家大卫.波德斯(David Baldus)发现,不但谋杀白人的人比谋杀黑人的人更容易得到死刑判决,同时,黑人被告比白人被告也更容易得到死刑判决。

死刑的哲学基础就是:邪恶的人「罪有应得」。十八世纪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曾说过很有名的一句话,反映了这种思维:「惩罚应该根据罪犯的内在邪恶程度,成比例地宣判。」

内在邪恶的外在代理人是什麽呢?我的研究显示,光是黑人的容貌特徵就足以让他更可能被判死刑。如果受害者是白人,被告容貌越符合黑人的刻板印象,就越可能获得死刑判决。就像监狱黑人越多,公众越会支持犯罪司法政策采用严厉的惩罚一样,被告的黑人特质越多,陪审团越倾向於最重的判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