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2017年最畅销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最新力作

韩国中央日报当月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选书

入围韩国最大网路书店YES24网路书店2018年度好书

平均评分8.0、零负评记录

 

 

正因为这些事都是我们的日常

正因为没有人察觉这些事有哪里奇怪

所以我们更要说出来。

 

无论是你、我、还是她,

这些就是属於我们的,汗水与泪水交织的故事。

 

  从九岁的小女孩,到六十九岁的老奶奶,我总共听了六十几名女性的故事,以那些声音为起点,撰写这些小说。我不会忘了记忆中的那些脸庞,那些欲言又止的声音,以及凝结在眼眶、最终还是没流下的眼泪。

  这些都是经常发生的情节,却也是特别的故事,偶尔也有需要特别的勇气、觉悟和斗争的故事。我希望能为更多女性记录她们看似毫不特别、没什麽大不了的生活,为她们说出这些遭遇。我相信,翻开书页後,各位的故事也会展开。

  ──作者的话

 

 

〈第二个人〉

  大家都说,最重要的是受害当事人的意见,要是真的太辛苦,就到此为止也没关系。然而,素珍却无法放弃。

  她没办法成为第二个默默当作没这回事的人。因为,她不希望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受害者出现。

 

〈娜莉与我〉

  我不要只成为「不说不该说的话」的人,更要成为「说该说的话」的人。我今天吞下肚的话,不是别人能代替我说的话。

 

〈我叫金恩顺〉

  「我是什麽滞销的库存吗?销不掉我让你很焦急吗?」

  父亲、经理、过得好的前辈们、今天聚会的二十九岁同学们,说得好像现在是最後的机会一样。彷佛现在是能结婚的最後机会,最後期限,再晚就结不了了,或是应该争先恐後地找个人来结婚。

 

〈给镇明爸〉

  让我最讨厌的,还是对自己小孩的事并不在意的女婿。不,我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我该怪谁呢?

  坦白说,我是有点伤心、郁闷,又觉得好累。我是我爸爸的女儿,你的妻子,孩子们的妈妈,後来又成为秀彬的外婆。那我的人生究竟在哪里呢?

 

〈结婚日记〉

  「我一定要穿那件礼服,还有你最好知道,我并不是讨厌金色窗帘。我以後也会这样说出来,会明确地说我讨厌什麽、我不想做什麽,而且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单纯就是因为我不想打电话、不想做菜、不想洗碗。」

  准备结婚时,我常想起姊姊的话。我不要成为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妈妈,我要作为我自己而活。

" /> YLib 远流博识网 - 远流网路书店 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yabo sports,亚博开户注册

首页 > 文学?小说 > 书籍介绍

分类 > 文学?小说

单书集购方案(20册以上75折)

优惠期间:20100701~20301231

YLR186

她的名字是─《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最新作品

定价:310元

优惠价:79245(红利10点+235元)

远流俱乐部选书额度:1?什麽是远流俱乐部

??

产品规格

装订:平装
类别:语文类
国图分类号:862.57
页数:240页
重量:410公克
ISBN:9789573284727
EAN:9789573284727


内容简介

韩国2017年最畅销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作者最新力作

韩国中央日报当月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选书

入围韩国最大网路书店YES24网路书店2018年度好书

平均评分8.0、零负评记录

?

?

正因为这些事都是我们的日常

正因为没有人察觉这些事有哪里奇怪

所以我们更要说出来。

?

无论是你、我、还是她,

这些就是属於我们的,汗水与泪水交织的故事。

?

  从九岁的小女孩,到六十九岁的老奶奶,我总共听了六十几名女性的故事,以那些声音为起点,撰写这些小说。我不会忘了记忆中的那些脸庞,那些欲言又止的声音,以及凝结在眼眶、最终还是没流下的眼泪。

  这些都是经常发生的情节,却也是特别的故事,偶尔也有需要特别的勇气、觉悟和斗争的故事。我希望能为更多女性记录她们看似毫不特别、没什麽大不了的生活,为她们说出这些遭遇。我相信,翻开书页後,各位的故事也会展开。

  ──作者的话

?

?

〈第二个人〉

  大家都说,最重要的是受害当事人的意见,要是真的太辛苦,就到此为止也没关系。然而,素珍却无法放弃。

  她没办法成为第二个默默当作没这回事的人。因为,她不希望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受害者出现。

?

〈娜莉与我〉

  我不要只成为「不说不该说的话」的人,更要成为「说该说的话」的人。我今天吞下肚的话,不是别人能代替我说的话。

?

〈我叫金恩顺〉

  「我是什麽滞销的库存吗?销不掉我让你很焦急吗?」

  父亲、经理、过得好的前辈们、今天聚会的二十九岁同学们,说得好像现在是最後的机会一样。彷佛现在是能结婚的最後机会,最後期限,再晚就结不了了,或是应该争先恐後地找个人来结婚。

?

〈给镇明爸〉

  让我最讨厌的,还是对自己小孩的事并不在意的女婿。不,我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我该怪谁呢?

  坦白说,我是有点伤心、郁闷,又觉得好累。我是我爸爸的女儿,你的妻子,孩子们的妈妈,後来又成为秀彬的外婆。那我的人生究竟在哪里呢?

?

〈结婚日记〉

  「我一定要穿那件礼服,还有你最好知道,我并不是讨厌金色窗帘。我以後也会这样说出来,会明确地说我讨厌什麽、我不想做什麽,而且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单纯就是因为我不想打电话、不想做菜、不想洗碗。」

...more

  准备结婚时,我常想起姊姊的话。我不要成为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妈妈,我要作为我自己而活。


各界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王春子/绘本作家

台湾妞韩国媳/在韩台湾人

吴若权/作家、广播主持、企管顾问

李屏瑶/作家

李濠仲/《上报》主笔、作家

林静如/律师娘

黄宥嘉/眼科医师

蔡宜文/作家

──感动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

  从她人的故事,找到自己的名字。──蔡宜文/作家

?

  阅读赵南柱作家的文字时让我想哭。虽然是已经都知道的故事,为何每每阅读时却让人流泪?因为能从平淡的文章中感受到真心。这本作品贴近人们的心。──金素英/Dangin书发展所代表

?

  这本书写的是身为女性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情,是生为女性的我也经历过无数次的状况,是我也听过的那些话,是我纵使感到不快、什麽话也不能说,但仍然努力的那些经验,如果当时,我鼓起勇气表达我的不快,会有什麽改变吗?(中略)比起女性主义,若你更好奇女性的人生,我会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这本值得读的好书。──韩国读者网路书评

?

  像这些在《她的名字是》中提到的故事,虽然是再也稀松平常不过的,但无论是谁的妈妈、妻子、女儿,只要是身为韩国女性,都会有同感,产生共鸣,进而打开话匣子。万一有人感受不到这些事情的异常,那更要说出我们感到不舒服,我们应该要更有sense一些。──韩国读者网路书评



作、译者介绍

作者

赵南柱

?

  1978年出生於首尔,梨花女子大学社会学系毕业。担任「PD手册」、「不满ZERO」、「Live今日早晨」等时事教养节目编剧十余年,对社会现象及问题具敏锐度,见解透彻,擅长以写实又能引起广泛共鸣的故事手法,呈现庶民日常中的真实悲剧。

  2011年以长篇小说《倾听》获得「文学村小说奖」後,开始从事写作。2016年则以长篇小说《为了高马那智》获得「黄山伐青年文学奖」;2017年以《82年生的金智英》荣获「今日作家奖」。另着有女性主义主题小说集《给贤南哥哥》(?? ????,暂译)。

译者

张琪惠 Fanny Homann-Chang

?

  中国文化大学韩文系毕业,韩国国立首尔大学语言教育院进修。从事翻译工作十多年,现为专职韩文翻译,同时也是三个男孩的母亲,喜欢和孩子们一起阅读一起旅行探索世界。着作有《开始游韩国说韩语》一书,并有《熔炉》、《圣殇》、《饭水分离阴阳饮食法》等八十多本翻译作品,其中《我的红气球》、《男爵的鸟巢箱》获得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

  赐教信箱homannchang@gmail.com


目录

作家的话

?

第一部 然而依旧懂得怦然心动

第二个人

娜莉与我

给她

年轻女孩独自一人

我叫金恩顺

摩天轮

在公墓

?

第二部 我依然年轻,斗争尚未结束

离婚日记

结婚日记

采访──孕妇的故事

妈妈是一年级

幸运的日子

他们的老後对策

寻找声音

再次发光的我们

?

第三部 祝外ㄆㄡˊ身ㄊㄧˊㄐㄧㄢˋ康

厨师的便当

驾驶达人

工作了二十年

妈妈日记

给镇明爸

奶奶的决心

?

第四部 在无数未知的路口,我追寻着那朦胧的光

重考之变

再次重逢的世界

老橡树之歌

大女儿恩美

公转周期

十三岁的出师表

?

後记──78年生的J

?



导读、yabo体育官网app下载

导读

?


精彩试阅

〈离婚日记〉

?

  「现在,请心怀感谢,以及会好好过日子的觉悟,向养育出这位美丽新娘的父母亲致意。」

  妹夫平举双臂,双膝跪下,行了大礼。妹妹低着头起身,紧咬着下嘴唇,忍住泪水,坐在前方的妈妈擦了擦眼泪。我知道,那些眼泪有一半──不,可能大部分都是为我而流。经过一个月的考虑期,就在妹妹提亲的那一天,我的离婚生效了。

?

***

?

  夫妻之间第一次争吵,是我们蜜月旅行回来,去婆家问候那时。严格来说,我们不是去婆家,而是丈夫的伯父家。打从婆婆说要去大伯父家开始,我就莫名地感到不安。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了两个小时,抵达婆家,在那里改搭公婆的车,再开一个小时抵达大伯父家,这时婆婆从後车厢拿出装满年糕、排骨、水果、酒的箱子,说这是我媳妇送的。但我并没有准备那些。先前她只对我说,乡下的长辈把食物都准备好了,人直接来就好,我说要买酒和水果过去,婆婆还生气地说没那个必要。不过,我们一抵达就忙着准备东西,所以我没机会问婆婆到底怎麽回事。忙着端盘子出去时,一位长辈抓住我的手臂。

  「不要再忙了,你坐这里。」

  「对,媳妇过来喝一杯吧!」

  说完用大拇指抹了抹烧酒杯,斟满烧酒递给我。

  「我不太会喝酒。」

  公公对犹豫不决的我使了个眼色,催促我快喝。我喝了一杯,然而酒杯却接连不断递了过来。看到我面露难色,丈夫抢了几杯代喝,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轮换酒杯的过程,接下来长辈却拿出汤匙,鼓噪着叫我一定要唱首歌。长辈们拍手欢呼,当中也包括了我的公公婆婆,即便我推辞也没有用。那种气氛,想躲到角落的心情……我的心七上八下,头晕目眩,丢下一句我做不到,便气冲冲地夺门而出。我独自蹲坐在村庄会馆前的木桌旁,丈夫追了上来,问我为什麽那样做。

  「从头到尾都是被侮辱的心情!明明叫我不要准备答礼的食物,可是妈妈却准备的理由是什麽?怎麽可以逼刚嫁入婆家的媳妇喝酒唱歌?究竟把我当成什麽了?公婆和你为什麽不阻止?」

  「怎麽把话说成这样?他们是乡下人啊!是因为觉得你可爱,喜欢你,才会那样啊!」

  「我们蜜月旅行回来之後,我爸妈请我们吃了一顿美味的餐点,你只不过是安安静静吃了饭,休息一下就走了。你不觉得这和我们家有天壤之别吗?」

  「像大嫂就适当地喝了些酒,也陪他们一起唱歌,你为什麽偏要特立独行?真不好意思,我就是没教养的乡下人。」

  我招计程车前往邻近的巴士站,回到首尔的家中。本来以为这段婚姻完了,然而丈夫却向我下跪,拜托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

  後来,丈夫依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公婆对我的态度变得更僵,像是勉强宽恕理当逐出家门的媳妇,虽然没有再去大伯父家了,却时常叫我回婆家。逢年过节时,腌泡菜时,公婆、丈夫、大伯生日,公公的退休仪式,婆婆腰受伤,都叫我回乡下帮忙准备餐点、筹备活动、侍奉汤药、帮忙做家事。

  我忙到快虚脱,只坐在最不舒服、最寒冷的位置上,随便充饥填饱肚子。即使如此,还是常常被指责说怎麽都不笑、不说话、回话太慢、看着对方的表情不够温柔;这段时间,丈夫则是吃着我准备的食物,躺着休息看电视,晚上出门去找朋友。每次回到家,我们一定都会大吵一架。

  「不是说再给你一次机会吗?这就是给你机会的结果吗?」

  「我在家里已经做了很多家事了,洗衣服、打扫、洗碗,这些我都做了啊!哪里去找像我这样分担家事的丈夫?你去加班、聚餐、出差时跟朋友喝酒晚归,我有说过什麽吗?」

...more

  「那我呢?我没做家事吗?我叫你做过什麽吗?我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你却以为那是什麽了不起的照顾?我只是叫你在我身心俱疲时,不要袖手旁观。」

  「去我们家的时候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又不是一起住。我爸妈就算能活,又还能活多久?」

  「现在这种时代,应该是还能再活三、四十年,到时候我就六十岁了,也是老婆婆了。」

  向结婚的朋友诉苦时,从她们的口中,也不断听到类似的情节。结婚的女人,大部分都要这样过日子吗?她们竟然没有疯掉,还好端端活着吗?真的吗?我不禁怀疑我是不是个奇怪又敏感的人,痛苦不堪,全身无力。

?

  某个周末,公婆没有事先打招呼,就买了说要替我补身体的水煮章鱼来访。婆婆打开厨房流理台的每一个抽屉,拆开冰箱冷藏库的每一个塑胶袋,逐一查看调味料,不时伸舌咂嘴,最後叹了一口气。然後,她三两下把外面订的配菜全数倒进厨余桶。

  「其他的我都能忍受,就是受不了买外面的配菜来吃。你知道这是在哪里、用什麽材料、怎麽做的吗?」

  「上面都有写在哪里、用什麽材料、怎麽做的。」

  「你相信那上面写的吗?」

  「都是值得信赖的餐点。我们两个很晚才下班,没办法每天自己下厨。」

  「不,我不信赖。他一个人住的时候,我都一个星期来一次,做点小菜,煮三、四种汤,放进冷冻库里冰,绝对不让他吃这种食物。看来倒不如就按以前的做法。如果觉得跟我碰面会尴尬的话,我可以趁你们上班的时候来,做完饭就安静地离开。告诉我大门的密码。」

  我连忙安抚婆婆。

  「不用了,妈。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知道你们很忙,我不是想批评你才说这些话的,只是这样做我心里比较舒坦。」

  「我来做就好,妈。我不会再买配菜了,对不起。」

  对不起一说出口,我的眼泪简直快夺眶而出。我哪里对不起婆婆了?就因为让婆婆的宝贝儿子吃外面买的配菜?那个沉默不语、冷眼旁观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是我的丈夫吗?还是婆婆的儿子?太多想法一下子排山倒海袭来,就在我失去重心摇摇晃晃之际,丈夫碰碰我的肩膀。

  「好啦!我们就拜托妈妈吧!」

  「什麽?」

  「你没有时间做菜啊!以我妈妈的立场来说,也不过是做我结婚前之做的事罢了。而且老实说,宅配的菜不太合我的胃口。就让妈妈做完菜就离开,那样没人会觉得不舒服,也没人吃亏啊!不是吗?」

  我看着丈夫不带一丝恶意的开朗表情,一颗心咚地一声往下坠落。这就是我决定携手步入婚姻的对象吗?是那个温柔、得体、聪明又有礼貌的男人吗?我拜托公婆今天先回去,婆婆把材料处理好,煮好水煮章鱼之後就离开了,我完全吃不下,丈夫也不管,一个人吃得精光。假如婆婆没来煮水煮章鱼,假如丈夫没吃的话,我是否不会有结束婚姻的念头?

?

  听完这些故事,父母拍拍我的肩膀,妹妹说回来得好。好久没和妹妹躺在同一张床上,她说:

  「姊姊,我被求婚了。五月要来提亲。」

  「啊,是吗?那太好了。」

  接着是暂时的沉默。

  「姊姊,你觉得我要不要结婚?结婚是什麽样子?还可以吗?如果姊姊叫我不要结,我会到此为止,我不会问你原因的。」

  结婚是什麽样子?还可以吗?我试图回想和丈夫的幸福时光,意外地只记得几个画面。讨论了很久,千挑万选挂在餐厅上方的相框;看完同一部电影,分享彼此的心得;晚上去散步回来,买了三角饭团和杯面;我的升迁派对……我要妹妹结婚。

  「结婚吧!会有更多好事。不过,结婚以後,不要当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媳妇、别人的妈妈,就做你自己。」

  这些都不容易,但我说不出口。就这样,我进行我的离婚程序,而妹妹则筹备结婚,我和妹妹的事都顺利结束了。然而,我知道这不是结束。故事从现在再次开始。

?

?

〈给镇明爸〉

?

  现在还不到七点,孙女还在睡觉,外孙跟外孙女还没来。啊,孙女智幼现在放假,所以过来住。媳妇从今年年初开始回去上班,自从她生了智幼辞掉工作,已经八年了。她白天照顾智幼,晚上念书,拿到了什麽资格证。听说最近的年轻人就业很不容易?可是媳妇昼耕夜读後,虽然已经过四十岁,还是成功重新就业,实在太厉害了。我说,哇!做得好,做得很好。只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放暑假时她会直接把智幼送来我们家。

  不过,我们女儿也一样。嗯,也没询问我的意见,就搬到我们家隔壁,说秀彬上幼稚园的期间需要帮忙。自从她连续两年生产,分别生了秀彬跟姜斌,已经过了六年了。可是,镇明爸,我没想到幼稚园这麽早放学,我以为只要在女儿加班时,帮忙顾小孩一两次就行了。然而,了解她的状况之後,我也没办法拒绝帮忙顾外孙。

  孩子们那麽拼命过日子,我怎麽能说不要呢?如今,也已经习惯这样的情况了,没什麽困难,也不觉得辛苦。近来要准备三餐和一次点心,是有点疲惫。现在其实该准备孩子们的早餐了,只是,我唯独今天不想做饭,一张开眼睛,就写信给镇明爸。

?

  因为是暑假,有三个孩子要顾,累得不得了。在幼稚园下课之後,常有奶奶们带着孙子到公园游乐场,孩子到一旁去玩,我们聚集在一起聊天。如果时间太晚,就到附近的餐厅点外带回家吃。但是,要带着三个孩子行动,不管是去游乐场或是餐厅都不太方便。

  没办法,只好在家吃。在家里,总是重复着吃饭、收拾残局这两个动作。说到脏乱,家里怎麽有办法变得这麽脏乱,整间屋子都是小玩具、蜡笔、色纸、绘本……物品持续激增。孩子们四处奔跑、踩到东西滑倒、碰撞、受伤、打架、哭泣,搞得我整个人晕头转向。

  不仅如此,我没办法协助孩子们写作业,这件事让我很在意。媳妇准备了读书目录和日记本,还标出每天要做的习题,可是智幼连翻都没翻。我说这样会被妈妈骂,智幼就说已经都写完了。上个星期五,媳妇来带智幼回去,结果说功课都没写,教训了孩子一顿,我在旁边有种跟着看脸色的感觉。

  也不晓得媳妇是怎麽打听到的,报名了我们家附近的数学补习班暑假特别班,还申请了跆拳道学院的跳绳课、音乐补习班的直笛课。暑假期间,辅导老师会来我们家一次。这并不是像儿子嘴上说的那样,是为了让智幼念书,其实是怕我太累。因为把孩子托付给我不分日夜地照顾一个月,媳妇觉得很抱歉,这麽做的话,至少在智幼去补习班念书的时间,我可以喘一口气。儿子跟媳妇同样在职场上班,然而会因为小孩放暑假、自己却要东奔西跑,所以对我感到不好意思又在意的人,竟然不是儿子,反倒是媳妇。媳妇这麽用心,我衷心觉得抱歉又感谢。

  最近的人好像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子女托年迈的父母照顾小孩一整天,觉得又愧疚又不安;至於老人家,既没有多余的心力陪孙儿玩,也没办法教导他们;可是,小孩如果一整天在补习班又觉得很累。为什麽花了那麽多钱,每个人都搞得极度疲惫,却彼此都见不到面?全家都很辛苦。

  然而,回想起来,我们似乎也是这样养大孩子。开米店时,终日待在店铺里,不做米店时,两人都忙着工作,忙得不可开交。镇明爸轮班驾驶,回家时只想睡觉,我为了多拿一点津贴,选择上夜班,把孩子放在家里。每天早上替孙儿准备餐盘和水壶,放进幼稚园书包时,我都好後悔。从前也应该帮孩子检查书包,替孩子检查上学物品才对。

  我至今仍对女儿感到愧疚。那是她上五年级或六年级的时候,我忘了在考卷上签名,她被罚在教室後面罚站一小时。这件事,还是她那个住我们家楼下的同班同学告诉我的。我问她,为什麽不告诉妈妈?她说,「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麽」。她应该要生气地埋怨爸妈才对,可是她居然说那不算什麽。这麽一来,反而让人更过意不去。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现在我才帮她照顾孩子。

  不久前,我带孙子去公园玩时,有个常碰面的奶奶跑来问我,这是亲孙子还是外孙。我回答是外孙,她接着问我女儿在做什麽工作。我本来是想要炫耀,所以全部都说了。「我女儿在学校都得第一名,也没上补习班,就进入首屈一指的名门大学,现在在我们国家最顶尖的大企业上班」。这样一说完,那位奶奶却说,「哎呀,是零分女儿」。

  最近流行这样的话。全职主妇女儿是一百分,准时上下班的公务员或老师女儿是八十分,吃晚餐前回家的上班族女儿是五十分,而晚上十二点才下班的大企业员工女儿是零分。因为女儿工作的时间越长,父母要照顾孙子的时间更久。

  镇明爸,别人说我们女儿,我们那令人骄傲的女儿是零分。

  因为太难过,太伤心,我什麽话也说不出口。说真的,照顾孩子好累啊!

?

  一早七点半,女儿把连眼屎都没清乾净的小孩带来。让他们吃完早餐、洗脸、穿衣服,送上幼稚园娃娃车,再回家打扫买菜,马上就两点了。接了小孩,还要照顾整个下午。从去年开始,女儿就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加班。孩子三餐都在我们家吃,到了晚上就把孩子带回女儿家,帮他们洗澡,哄着入睡。睡觉的时候,一定要躺在他们旁边念故事。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哄睡之後,偶尔我还会掉眼泪。

  最近手腕、脚踝、肩膀、腰,没有一处正常。我有一次抱着秀彬起身的时候闪到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好,上个月还长了带状疱疹。不过,我们女儿看起来也很累。把孩子交给年迈的母亲带,会满意吗?尽管她嘴上说:妈妈,你看着办,可是有时却让我很不舒服。

  有一次,我用水烫孙子的内衣、手帕,女儿发脾气说那是抗菌处理过的棉,不能烫。我想做离乳食,於是将蔬菜切成小块,她却说不是有机食品的话孩子不能吃,只好我自己做成炒饭。幼稚园全日班抽签没抽到,只好去念两点就下课的正规班,女儿说那也没办法,怎麽会那麽讨厌。可是让我最讨厌的,还是对子女的事并不上心的女婿。不,我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我该怪谁呢?

  本来以为孩子都结婚後,我和镇明爸两个人可以轻松地散步、运动,偶尔去旅行。工作了一辈子,终於可以舒服地休息了。偏偏,谁料想得到,现在还得照顾孙子。

  其实,办完镇明爸的葬礼後,我得了忧郁症。以前我们喜欢看电视购物台推出的旅游行程,春川、丽水、济州岛、日本、夏威夷……记下想去的地方,约好等孙子孙女长大一点再去。可是镇明爸,你怎麽走得那麽快?虽然大家都说,这种岁数称得上是喜丧了,但我却不这麽想。因为,我们有那麽多不断往後推延、说好以後要一起做的事啊!

  回想起来,难过的事都是因为孙儿,然而笑着度日也是因为孙儿。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麽分辨的,居然专挑我做的菜来吃;画全家福时,总是把我画在旁边;父母节时做康乃馨给我,而不是做给自己的父母。去年冬天,秀彬把幼稚园圣诞节活动做的许愿树送给我,上面写着歪七扭八的「祝外ㄆㄡˊ身ㄊㄧˊㄐㄧㄢˋ康」。

?

  再过一星期,孩子们的假期就结束了。虽然现在一心期待寒假结束,不过要是大孙女回家去了,外孙跟外孙女也上幼稚园,或许我会觉得有些空虚。

  镇明爸,你不知道吧?我从小就常跟女儿说「不要活得跟妈妈一样」。所以,她想学的都去学,找到想做的工作就认真去做,赚很多钱,用自己的名字买房子又买房子。虽然我们女儿看起来有点累,却也活出自己的人生。为了让女儿能继续这样过日子,我好像还要再照顾孙子孙女一段时间。

  有一天,女儿聚餐结束回家,全身散发着酒味,说:妈妈,对不起,接着嚎啕大哭起来。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麽她要说对不起呢?她只是按照我教的,认真过日子罢了。可是镇明爸,坦白说,我是有点伤心、郁闷,又觉得好累。我是我爸爸的女儿,你的妻子,孩子们的妈妈,後来又成为秀彬的外婆。那我的人生究竟在哪里呢?

  哎呀,已经七点半了,我该去做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