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牛瘟疫苗传奇

撰文/李家维、影像来源:李家维

总编辑的话

牛瘟疫苗传奇

撰文/李家维、影像来源:李家维


东非衣索比亚的乡间,有个四岁的男孩盯着院子里飞跑的小鸡仔,好奇牠那两条腿怎麽能动得如此之快?他找了把刀子剖开鸡腹,露出肚肠,拿着问母亲:是肠子拉动腿吗?惊闻尖叫而冲来的邻居们,目睹晕昏倒地的妇人和她满手鲜血的稚子。这个孩子被认定是邪灵附身,该丢进水塘里驱魔,险遭溺毙。再过两年,这男孩练就了徒手捕蝇的本领,又好奇牠怎麽能飞?於是拆脚又去头,结果发现无头苍蝇仍照常飞翔。找来後母示范之,她兴奋飞奔寻其父,大声嚷叫:我们有个天才儿子!


这是今年8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伊尔玛(Tilahun Yilma)在吴健雄科学营演讲的开场故事。76岁,皮肤黝黑,他是科学营20多年来近百位讲座大师中唯一的非洲裔。杰出的成就和生动的演讲,赢得阵阵掌声。


1888年,义大利入侵衣索比亚,带进三头病牛,一年内导致超过90%的牛只及无数野牛、长颈鹿及羚羊暴毙,30~60%的衣索比亚人因此饿死。少年伊尔玛曾听祖母诉说牛瘟之恐怖,即立志当兽医济世。1970年伊尔玛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获兽医博士学位後,旋即回国主持国际资助的灭牛瘟行动,在两年内为1亿2500万头牛注射疫苗,成果显着但不澈底,因为这疫苗贵又不耐热,非洲各国缺针头及冰箱,1980年牛瘟再度大爆发。


1986年伊尔玛回母校任教,着手研发新疫苗,将牛瘟病毒的两个表面蛋白的基因,转殖到弱化的活天花病毒内。一年後,合成了首个遗传工程疫苗,发表於《科学》杂志。新疫苗耐热又不需注射,在牛肚磨破皮、敷上即可,抗病力近100%。更重要的是牧民可自制疫苗,把牛肚上的结痂磨成粉,就足够让25万头牛免疫了。


如此低廉又有效的新疫苗,当然引起西方药厂的强力杯葛,历经重重困难,1997年终於获准在非洲施用。2011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宣布牛瘟在世间绝迹,这是继天花之後,人类与病毒相抗的另一成功案例。尽管伊尔玛有如此巨大贡献,却不容於衣索比亚的独裁政权,流亡美国26年不得归返。但形势已变,去年衣索比亚有了新政府,这个月他将以国家英雄的身分返乡,誓言用余生助祖国及非洲重建。


医药资源在非洲仍严重匮乏,〈预防接种 扩大预防?〉则是发生在西非几内亚比索的案例,读来令人心酸,世间需要更多位伊尔玛。